夜无瑾

夜空中最亮的星 01

雷卡亲情向,主卡埃,微雷安
ooc严重,小学生文笔
设定在凹凸大赛中卡米尔和埃米被送到地球上并生活了十年后
卡埃已结婚
短篇,不长
———————————————————————————————
        有人说,星星是夜空中的方向标,即使你迷失于繁星之间,也会有一颗最明亮的星为你指引前方的路途。
        夜空中最亮的星,是否知道,曾与我同行,消失在风里的身影在哪里?卡米尔此时正躺在非洲大草原上,一边仰望着漫天星辰,一边发自内心地质问。
       


        在来到地球后,卡米尔花费了三年时间,凭着自己的高智商完成了从小学到大学的所有课程,又用了两年考取了博士后,现在自己创立了一家公司,业绩蒸蒸日上,很快就成为了一家有名的大企业。总的来说,卡米尔现在是一名霸道总裁。什么?你问卡米尔现在为什么不在办公室里,哦,卡米尔半个月前和埃米结婚,两人把证领了以后就把事业放一边度蜜月去了。前阵子他们刚去了法国看铁塔,这会儿在非洲大草原上看星星。
       

        卡米尔望着星空出神,全然没听到埃米的呼唤。埃米也不恼,他也不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天真的小男孩,时间使他变得更加成熟。埃米知道丈夫所凝视的星空里,有着他们的悲惨过去,也有着丈夫和自己最敬重的两个人——雷狮和安迷修。是他们给予了卡米尔和埃米的未来。
        

         埃米也学着卡米尔的样子仰躺在卡米尔的身边,用左手握上卡米尔的右手,企图绐予他安慰,又仰望着星空,装出毫不在意的样子,真正的企图只有埃米心里清楚。
        

            渐渐的,在这漫天星辰中,埃米睡着了。卡米尔无奈地笑了笑,把自己的外套脱下,给埃米披上。渐渐的,卡米尔沉浸在自己的回忆当中……

[修因]前世?今生!02(开展篇)

发布了长文章:[修因]前世?今生!02(开展篇)

点击查看

[修因]前世?今生! 02

这一章短小,但后有展开篇。依旧ooc严重。
—————————————————————————————————
第二章
         阿修罗正一脸苦闷地批着公文。因陀罗和辉夜终究还是来迟了一步,阿修罗的成人礼早已在前一天晚上,结束了。放下笔,失神地看着前方,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明明说好的不是吗?说好了一定会回来参加我的成人礼的吗?为什么?一向守时的你却食言了。是谁?为什么为了他(她)可以让你破例?为什么那个人能在你身边而我却不能?为什么非要离开?留在忍宗不好吗?我也变得很强大了啊。为什么你知道我继承忍宗后没有回来夺取而是选择不屑一顾?就算是权力和名利也无法成为囚禁你的枷锁吗?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爱你啊,不同于家人的爱,为什么你总是看不到呢?力量就那么重要吗?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因陀罗,哥哥啊。重新拿起笔,在手上打了个转,一个完美的弧度,重又跌回阿修罗的手心里。看着眼前的婚约纸,眼里闪过一丝嘲讽,真是高明啊,竟想到将自己灌醉后签下婚约。阿修罗不可能会知道,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及她背后的家族,差点将自己爱的哥哥——因陀罗至于死地,若不因陀罗前世的老师在因陀罗的灵魂里下了两道封印,因陀罗也不可能撑到现在,而这件事只有辉夜和不多于五人的当事人知道。因陀罗能恢复前世的记忆并拿到“至方”就说明他已经破开第一道封印了,这却说明了藤优家族对因陀罗的伤害已经伤及其灵魂了。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阿修罗快速地批完最后一点公文,扫了一眼桌上刺眼的婚约,毅然抓起冲出门外,跑向主殿去找自家老头子解除婚约。
         此时,羽衣正在与自己的徒弟阔论着忍宗的现状及未来的世界如何。“嘭!”主殿的大门被鲁莽地踏开,两人谈论的声音戛然而止,齐齐看自大门,抓着某张纸风风火火闯进主殿的阿修罗(踏开大门的罪魁祸首←_←),以及跟在后面,不紧不慢踏进主殿的羽衣。见到忍宗的两位大人物,既使是羽衣的学生,也该老实行礼。“阿修罗大人,羽衣大人。”“我和阿修罗来找哥哥商量些事情,你先退下吧。”说完,羽村也避开三步,把空间留给羽衣和阿修罗。无心关注殿中两人的谈话,羽村皱起眉头,回想着因陀罗十五岁那年,外出游历前一天晚上找自己说的话:
         “……叔父大人,我知道我外出游历的决定会让您生气。”
          “父亲变了,忍宗也会在三十间支离破碎。”
          “我不可能再留在这里,父亲最衬心的继承人是阿修罗,我只能是他的绊脚石,只有被杀死的可能。”
         “我只能是忍宗的武器或者被父亲当做牵制阿修罗的棋子。”
          “叔父大人,除了必要的事情需要回来,我不会再回来看一眼,很抱歉,一是我对阿修罗的感情不同了,二是因为父亲原因。”
           “千万不要让父亲和阿修罗知道。”
            ……
           “总之你必须娶藤优家的长女!”羽衣的吼声将羽村从回忆中惊醒,看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羽衣,好像是第一次认识那人一样。又是神树吗?羽衣泛着紫意的白眼里看不出任何情绪,早知道四年前就应该理解因陀罗的话,也至于像现在这样了。“已经没有必要了!”清冷的女声在大殿中响起,还未来得及判断,主殿的左墙被整个打碎,辉夜冷冷地看着羽衣和阿修罗,嘴里吐出惊天的话语:“藤优已经被我灭族了。”
           阿修罗绷紧身体,眼睛死死地盯着辉夜怀中抱着的人——因陀罗。辉夜看着阿修罗手中的婚约纸,冷笑一声,把因陀罗交给羽村,一巴掌把阿修罗拍墙上,抠也抠不下来的那种。抱着昏迷的因陀罗,羽村内心的恐俱,愤怒,一并激发出来,握着因陀罗冰凉的手,探着他的一丝鼻息,嘴唇与脸色苍白得可怕,要不是心脏微微的心跳,羽村几乎以为眼前的这个孩子即将死去。为什么会这样子?辉夜看着眼前的大儿子,这就是他所期望的世界吗?太天真了,最终还不是被神树所控制?也许是感受到了羽村的气息,因陀罗睁开眼睛,身体习惯性地推开身上抱着自己的人,跌落在地上。眼前重又开始模糊,毒蛊带来的剧痛和无力再次袭卷而来,身体无法动弹。因陀罗强忍着从地上站起来,因为身体里的剧痛又不得不弯下腰,吐出喉内的毒血,眼前渐渐清明。阿修罗从墙上爬出来,就立即奔向因陀罗,心痛他。因陀罗看着向自己跑来的弟弟,终究还是敌不过毒蛊,眼前一暗,身体向后倾倒,在因陀罗再次昏迷前,他听到了辉夜的喊声:“因陀罗!”好吵。随后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修因]前世?今生!

第一篇文,脑洞奇特,ooc严重,小学生文笔。
前:宗主阿修罗X宗主哥哥因陀罗
后:宗主阿修罗X月华凤族大长老因陀罗
(因陀罗后期身份复杂,后期再论吧눈_눈)
注:辉夜姐姐不是坏人,有性转注意。不定期更,长短不定。
——————————————————————————————————
第一章
忍宗
一个绝美的人儿正站在这个城市的最高处,失神地望着天际。被雨水洗刷后的金阳将刺目的金光洒在那人儿的脸上,只是刹那瞬间,却惊现一张惊世绝美的容颜:圆润的眉;小巧的鼻子;黑如金墨的眸瞳看不出任何情绪,合着修长的睫毛,如两决泛着冷光的墨石嵌在精致而又透着病态般苍白的脸蛋上,这两种与生俱来就不会相合的色彩却在那人儿脸上看不出一丝违和,相反却衬得更加完美;紧紧抿着的唇苍白得看不出曾经的红润,却张示着主人所承受的痛苦……高楼脚下的街道上没有一个人,最后一支的巡逻队正经过此地。“快看!”一个眼尖的人发现楼顶的人儿。全队的人一齐抬头,“是因陀罗大人!”队长大喊道,随后有些警惕地望着楼顶上的因陀罗。“队长,这……”巡逻队队长示意其他队员不要动,沉声道:“先去找阿修罗大人,羽衣大人和羽村大人估计也会在,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那男人对城市大打出手!”毕竟因陀罗的力量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是!”
         因陀罗把视线从远方转回来,眼里闪过一丝光,却重又暗淡下去。身体再一次感到无力和蚀骨的疼痛。因陀罗勾起唇角,真不够安分啊,居然敢在自己体内下那种东西,时间也快要差不多了啊。因陀罗摸袖子里的东西,希望这东西不会让自己失望吧
         “老头子,我都说过,我·绝·不·订·婚!”“做为忍宗的继承人你必须这么做!”“有我尼桑一半漂亮我就直接娶!”“别扯偏话题!”……屋内的两人吵得热烈,屋外羽村倚在门边听着巡逻队队长的汇报。点头表示自己知道并打发巡逻队退下后,羽村仰起头看着天上的月亮,回想起昨天因陀罗突然回来问自己要解封母亲的封印的钥匙时,因陀罗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对劲,出于对孩子的信任自己就没有多想,毕竟是因陀罗的孝心,也不好拒绝,话说他这次也应该想回来了吧?希望他这次外出游历能收获不少东西,至少不再那么淡漠了。羽村回首望着正在争吵着的阿修罗和羽衣,没由来地感慨一声,因陀罗和阿修罗都是自己和哥哥护在心尖上的孩子啊。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羽村将担忧的目光再次看向月亮,随后笑自己太过紧张了,因陀罗来问自己要钥匙时,就说明他已经拥有与母亲匹敌的实力与自信了,真好呢,孩子们都长大了啊!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无奈地看还在屋内争吵的两人,羽衣释然一笑,抬脚走进屋内。
        月球核心
        紫色的链条锁住了阵法中心的白发女子。明明拥有沉鱼落雁般的美貌,却甘心被囚锁于此。半垂着头,跪在阵法中央,双手相交放在腿上,这个姿势好似在忏悔,又像本就在做此事。辉夜微睁着眼睛,泛着许些紫意的白眼空洞而无神。封闭的空间里响起轻盈的脚步声,有多久没听到脚步声了?辉夜这样问自己。来人走到辉夜面前站定,轻轻地唤:“好久不见,辉夜姐。”辉夜的身体猛得一征。如果之前被博西控制的辉夜无情残暴的话,那如今已脱离博西的控制并恢复以前的记忆和性格的她就是自信乐观甚至有些蛇精了。来人的一句“辉夜姐”让辉夜猛地抬头,来者是一名看似十九岁的青年,看到辉夜看向自己,脸上顿时漾出一个舒心的微笑。看着青年微笑的样子与自己少时记忆中的少年愈发相似,辉夜有些忐忑、惊喜地开口:“南宫赤因罗?”被点到名字的青年只是笑而不语,并没有回答辉夜,眼里的笑意愈深。辉夜见青车不回答,就直接仔细地上下打量着他,嗯,灵魂气息是不会错的,脸似乎和羽衣有点像,血液里好像和自己有点亲切感,既然不是本人,那就是轮回转生了。嘛,自己只有两个儿子(咳,黑绝不算),更何况赤因罗这次的转生不仅血液有自己的基因还和羽衣有点像,唯一的可能就是,赤因罗这一世是自己的孙子!想到这点的辉夜猛得跳起来,站在原地疯癫癫地大笑:“哈哈哈哈哈!天道好轮回!放心吧,因罗,姐姐,啊不对,奶奶一定会保护好你的!对了,你这一世叫啥来着?”因陀罗看着一高兴起来就脱离人设的辉夜,忍着体内的剧痛开口回答:“是的,这一世我是你的大孙子,大筒木因陀罗。”
          辉夜虽然有些兴奋过头了,但还是能看到因陀罗苍白得有些过分的脸色,听出他声音里的一丝颤抖。想要开口,却看到因陀罗熟练地亮出写轮眼解开自己的封印时,又想到他只是恢复记忆,估计实力和血脉都没有恢复。心疼地看着眼前的既是挚友(前世)又是亲孙子(今生)的因陀罗,即使隔着几米的距离辉夜还是能感受到了因罗陀的颤抖。封印完全消失,因陀罗晃了几下,之后就直挺挺地向后倒去,辉夜见状瞬移接住他的身体,并抓着因陀罗的手替他把脉。颤抖着手拔开他额前的碎发,金蚕盅标志性的金点正如一滴金落在因陀罗的额头上,金点正中的绿末毫无疑问地告示着他人下蛊者又在因陀罗体内下了弑神草。辉夜从未这样生气过,只能一边给因陀罗输入查克拉一边把给他下毒的人想了一百个整死他们的方法。一刻钟后,因陀罗悠悠转醒,看着一脸担忧的辉夜,心里一阵温暖。还没等辉夜开口问,因陀罗就开始把事情的起因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她了。听因陀罗讲完,辉夜差点没要直接杀去地球。因陀罗拿出袖子里的东西——一个小瓷瓶,在辉夜面前扬了扬,开口安慰她:“放心吧,只要有‘至方’在,顶多睡个三年,不过,你要帮我在父亲和叔父面前保密,当然,更不能让际修罗知道。”辉夜看着因陀罗手中的至方,没由来地叹了声,什么时候阿修罗把因陀罗的心给拐走的?!点点头表示自己会照做。在回去的路上时,因陀罗告诉辉夜自己会解开她的封的原因后,辉夜瞬间感动地是了。是的,没有哪个母亲是与孩子久别后是不想念自己的孩子的。

西宁青海